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梦入神机小说网 > 以魔法纪年

章节4 在路上

以魔法纪年 | 作者:索斯 | 更新时间:2018-09-23 08:38:56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他们租了三匹马,两匹用来骑乘,另外一匹驮着行李。作为一个合格的炼金师,费奇一路上都带着他的炼金工具,外加几十种半成品药剂。他甚至有一个分成两百个独立方框的小箱子,满满当当装着原料。

  这些炼金物品代表着费奇·霍尔人生中一段精彩的过往。这段过往,留在如今费奇·霍尔身上的,则是难以忍受的戒断反应。

  “乱吃药的下场!”费奇咬紧牙关,趴在马背上。他并不疼,但是身体所能体会的其他所有感觉,包括但不限于麻、痒、酸、僵,同时或轮流出现。他甚至可以在同一处器官上同时体会寒冷和酷暑,这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想要摆脱这种感觉,要么从药箱里拿出一粒“魔梦”吃下去,饮鸩止渴,永坠轮回;要么就自己硬撑过去,一遍又一遍,经历上万次的折磨。

  “折磨再痛苦,也只是身体上的反应——我绝不会让精神也受到魔梦的影响!”费奇将药箱里的魔梦全都扔进河水里,发病时就将自己绑在鞍座上,免得掉下来。正因为戒断反应实在太难受了,相比之下,长时间骑马反而不那么令人难以忍受了。

  可费奇只有在戒断反应时会这么想,其他时候他还是会一遍又一遍地吐槽:马背让人很难受。

  只要你不会骑马,那么即使你用上“舒适鞍座”,垫上好几层又厚又软的衣服,甚至选择女士坐法——也就是两条腿在同一边的侧姿——长时间骑马赶路也是会折磨死人的。这个时候,费奇就会无比想念宽大舒适的越野车。

  他有一辆越野车,尽管从来没有时间开着去野外兜兜风,但那种迎着风、向着云、身披阳光的画面如同记忆般早就印在头脑中。可是先入为主的幻想,被眼前的现实狠狠击碎。泥泞而崎岖的道路,回荡着野性嚎叫的树林,贫穷、麻木但眼神中充满警惕的村民,无一不在告诉他:这里是另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叫什么名字?桑德兰,或者是其他三十个名字之一?反正没人关注世界之外,所以也没必要统一命名。就连为了研究魔鬼而博览群书的费奇,对这个世界了解也不多。少得可怜的地理知识告诉他,目前他们正处于亚里亚公国的边境,前面的科林伍德镇基本可以算是公国最北端的城镇,而冰峰要塞还要再向前三十里。

  那个已经算是“出国”了。冰峰要塞,以及沿着国境线由北向南的一连串要塞,法理上都不属于亚里亚公国,而是真理雷霆教会的地盘。教会派驻神圣骑士、神官牧师和修行武士进驻要塞,防卫公国西部方向。在那里连绵的山脉之中,有鬼怪、猛兽等各种巨大的威胁。

  富有牺牲精神的正义人士也可以自愿加入要塞守军行列。为真理雷霆服务代表着新生,不管什么罪责都可以在奉献一生的服务后得到赦免。当然,杀人罪和盗窃一个苹果的罪肯定不能相提并论,后者肯定更容易获得赦免。所以,经过多年的演化后,真理雷霆教会改进了政策,给表现优秀的“志愿者”发放赎罪券,并允许他们自由离开。

  受教会庇护的领主都会认可赎罪券,但赎罪券只是一张羊皮纸,防不住刀枪剑戟——只有傻瓜才会相信那是护身符。

  费奇头脑很清楚,外号“铁人”的萨洛扬大公非常严酷。他肯定会看在教会的面子上,认可赎罪券,不会再因为“化学阉割”而审判费奇。可他绝对会找个其他理由,比如费奇对大公家里的某条狗瞪了一眼之类的,然后以新罪责处死他。

  幸好,大公不能在冰峰要塞中动手。破坏“流放地”默契就意味着贵族间的游戏从“点到为止”变成了“不死不休”,同时还会破坏和教会之间的关系。

  再说,岔路魔非常自信,一般人看不穿费奇目前的身体状况,绝对不会将他当做“行走于世间的魔鬼”抓起来净化掉。

  所以,哪怕屁股和大腿磨坏了,全身的骨头酸疼不已,费奇也要尽快抵达要塞。

  “少爷你看,要塞,就在山坡上!”

  对于见惯了各种现代高大建筑物的人来说,冰峰要塞完全算不上壮观,但仍旧足以让人叹服。在一座高耸的、巅峰是皑皑白雪的山峰下,在向阳的那面陡峭山坡上,一座拥有坚固城墙和三座箭塔的石头城堡傲然屹立着。

  那是一座严肃而沉默的城堡,肃杀的气氛迎面而来。从很远的距离上就能看到战斗的痕迹:城墙上的破口、倒塌了一角的箭塔,以及探到墙外、指向天空的巨大弩机。稍微离近些,就能看到城墙上面、箭塔外侧,有许多镶嵌在石缝里并指向天空的铁矛。这显然不是为了防备由山下向上进攻的敌人,而是应对空中威胁的。

  空中有什么威胁?

  费奇抬头向上看,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有一只看不出什么品种的小鸟飞了过去,发出啾啾的叫声。这里没有工业污染,除了城堡之外一切都是自然原生态,绝对是个休闲旅游养老的好地方。

  “看起来还算不错。”

  话音刚落,一道阴影从头顶飞掠,三匹马立刻抬起前腿,惊慌地嘶叫起来。费奇没能抓稳鞍座,直接被摔到地上,与石头来了个亲密接触。

  一只鹰头、双翼、四爪、全身布满黑黄相间羽毛的飞兽出现在头顶上,目光盯着下方的三马两人。它展开双翼,身子微微一侧,优雅而从容地划出一道弧线,从前面转回来。在这个过程中,它的双眼从没离开下面的猎物。

  “狮鹫!”埃迪大叫一声。他控制着坐骑,在这紧急的时刻仍旧转过身,来到费奇身边。埃迪俯下身子,努力伸出手来:“少爷,快上来,咱们一起跑!”

  越过埃迪的肩膀,费奇可以清晰地看到狮鹫的表情,甚至能猜出它的想法。狮鹫一直在评估猎物,估测重量、计算肉质。它一次只能带走一只猎物,很显然消瘦的费奇是个没嚼头的选择。

  这只狮鹫成年许久,已经有了充足的捕猎经验,因此放弃了去抓埃迪。虽然同时抓走一人一马是收益最大的选择,但人可能会有武器。若是拿出那种金属尖刺,让自己的腿或翅膀受伤,那就得不偿失了。

  费奇的马吓坏了,惊恐让它向树林跑去——狮鹫也讨厌树木。而驮着行李的那匹马,最温和驽钝的,在狮鹫的威吓下瘫软在地,屎尿齐流。看到这一场景,狮鹫兴奋地鸣叫一声,张开爪子,开始俯冲。

  “趴下!”费奇高喊一声。他抓住埃迪的手,用尽全身力气将他拖了下来。他的力量不足,但是年龄带来的体重优势仍旧奏效了。埃迪哇哇大叫,噗通一声摔趴在费奇身边。这个时候,狮鹫从他们头上掠过,锋利的爪子擦着埃迪的马鞍呼啸而过。

  呼啦啦、唏律律……狮鹫的三只爪子准确命中驮马,直接刺穿了它的肚腹。随后,没有参与进攻的前腿在地上一蹬,双翼剧烈扇动,狂风卷起飞沙走石。这只狮鹫提着马尸向天空飞去。

  “没有第二只咱们就安全了。”费奇对一脸鼻血的埃迪解释道。此时,他眼睛的余光看到冰峰要塞城墙上的巨型弩机正在转向,很显然是朝着狮鹫的方向。

  费奇认为距离太远了,五百米的距离,现代步枪都不一定打得中。虽然因为马体重的拖累,狮鹫的速度已经下降,这会有利于瞄准。但是万一打偏了……

  他已经脑补出之后可能会发生的事情:狮鹫受到惊吓,或许还会丢掉马。若它饥肠辘辘不愿放弃,那么改为选择更轻巧而不影响速度的猎物也是一种选择的。它很有可能抓着费奇或者埃迪高速逃离。

  “别!”

  费奇话音刚落,就看到弩机已经激发。一支银箭从城墙上高速跃起,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奔狮鹫而来。埃迪也看到了这一幕,主仆两人紧紧盯着巨弩箭,心提到了嗓子眼,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

  狮鹫非常警觉,它可能是感觉到了敌意,或者是用锐利的眼睛察觉到危险。弩箭已经在空中飞行,而它突然做出一个转折的动作,从原本的飞行轨迹上躲开。

  同时它发出了一声得意的鸣叫。

  费奇倒吸一口冷气。

  弩箭在空中晃动起来,箭尖和箭尾抖动着,幅度逐渐变大,还伴随着嗡嗡的响声。在三双眼睛的注视下,那弩箭好像也拐了个弯,“准确”命中那匹可怜的死马。在漫天纷飞的血雨中,弩箭从脖子的位置洞穿进去,然后刺出来,击中了马背上的包裹。里面装着费奇·霍尔的炼金工具,以及各种半成品。

  一瞬间,各种药剂混合在一起。

  轰!包裹爆炸了。

  绿色的火焰一下子点燃了狮鹫的羽毛,并顺着向里面烧。马炸成了碎块,掉了下来。狮鹫惨叫着,没飞出多远,也重重摔了下来。

  费奇的耳朵响个不停。
以魔法纪年最新章节http://www.mrsjxsw.com/yimofajin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恐怖猛鬼楼重生颜娇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山里人家姐妹花锦堂归燕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匠心界河之祖我的邻居是女妖(国产英雄)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