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关闭
当前位置:梦入神机小说网 > 以魔法纪年

章节1 简单粗暴的开头

以魔法纪年 | 作者:索斯 | 更新时间:2018-09-23 00:38:31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耳边充斥着刺耳的警铃声,冰冷的水滴从天而降。阎瑞用力挤挤眼睛,鼻子重重地哼了一声。连续的加班让他倍感疲劳,脑袋昏昏沉沉,好不容易趴下睡觉,实在是不想起来。

  而且,他感觉轻飘飘的,难以言喻的放松和舒适充斥着全身,比将全身浸泡在热水浴池中还要愉悦,于是就更不想动弹。他觉得自己似乎越飘越高,如同荡秋千飞到了云端——直到一股刺鼻的烧焦味道唤醒了最后的警觉。

  “火警!睁眼!”

  “快跑!”

  睁开眼睛,没有火,没有烟,只是有些黑暗。熟悉的办公桌不见了,上面用来测试数据的电脑一同消失,饮料、盒饭和贴在墙上的工作进度“催命表”无影无踪。上下左右都不见熟悉的黑白色南极动物吉祥物,看到的却是一个陌生的环境。

  他不知怎么就躺在一张硬邦邦的大床上,周围被装饰着红线的蓝色布帐围拢着,而一个风姿卓绝、俏脸微红的女子正骑在他身上,用一双光滑而有力的大腿紧紧夹住他的腰。两个人都没穿多少衣服,气氛有些尴尬和暧昧,而阎瑞的一只大手正放在女人身上某个最好不要详细描述的位置上。

  脑袋似乎还有些昏沉,曾经有警报的念头被瞬间丢掉。阎瑞第一个反应是自己并没有“睁眼醒来”,这应该还是在梦中,否则没法解释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妹子骑在自己身上!

  他有足够的理由这样想,因为现实中从没有这样的好事,所以这肯定是做梦:一个有福利的梦。应该是最近压力太大,欲望积蓄起来导致的嘛!

  “既然是梦里,那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阎瑞咧嘴一笑,手立刻不老实起来。掌心和指尖传来的感觉非常真实,不过某种意义上说,这感觉同时也非常梦幻。

  “既是梦幻,也是梦想啊!”

  但阎瑞错了,这其实和梦无关,只是属于某一段故事的一个简单粗暴的开头。

  “怎么醒了?无所谓!别想念出一个音节的咒语来!”

  女人洁白的手迅速攀上阎瑞的脖子,细腻柔滑的肌肤紧贴,但大拇指的指节死死掐在喉结上,同时不断用力向下按,凶狠而坚定。阎瑞果然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突如其来的窒息感让他眼冒金星。梦结束了,生物的求生本能让他把手抽出来,想要从脖子上掰开那只又细又长的胳膊。

  没掰动?居然在力量上失败了?那双胳膊仿佛铁铸一般刚硬,仍旧在继续发力扼喉,丝毫没有改变。

  伴随着眩晕的疼痛袭来,阎瑞的脸已经开始发紫,血管凸起、嘴唇苍白。他已经认识到这绝对不是梦,梦里不会这么真实!他发现机子掰不开脖子上的手,挣扎的身子也不听使唤,被死死压住无法动弹。情急之下,阎瑞只能伸手抓向那个女人的脸,甚至用手指戳向眼睛。生死关头,他想不了太多。

  那女子轻哼了一声,只留一只手掐住脖子,另一只手连续挥动,三两下便拨开阎瑞的反扑。然后,她顺势伸向自己颈后,抽出一把黑色的弯曲短刃。这个动作让她的头发飘散开来,暗金色的长丝间露出两只又尖又长、白里透红的耳朵。

  精灵?阎瑞脑子里蹦出两个字来。穿越?又是两个字。别杀我!这才是最关键的三个字。

  “费奇·霍尔,你这个废物,现在死吧。”

  在那一刻,阎瑞只想高喊一声:我不是费奇·霍尔,我是阎瑞!

  可惜,被扼住的喉咙发不出声音,而那个精灵美女手起刀落。冰冷的金属刺入心脏带来一阵剧烈疼痛,这疼痛在他的胸口、肋部、腹部不断重现。鲜血喷溅在那女子的上半身,红色浸染了白色的肌肤,让其变得更加柔滑……

  阎瑞开始死去,他又开始希望这只是个梦境。但若是梦的话,刚才的窒息感就应该让他醒来。临死前,阎瑞最后一个念头是:我是不是穿越早了点,应该在这个费奇·霍尔死了之后再来才对;我这算不算是替人死了?唉,白费了梦想中的穿越啊……

  人还是要有梦想的,一不小心实现了怎么办?先是被无边的纯粹黑暗笼罩,然后寂静无声,同时阎瑞还能清晰地感到生命力离开了躯体,最后自己就开始下沉——向下沉的应该就是灵魂吧?往下沉应该不是什么好事儿,从来都是代表好的——比如仙界、天堂在上面,地狱之类的坏的在下面。难道自己做的恶事太多,所以该下地狱?可是自己除了大量加班之外,也没做什么恶事啊?或许除了阿鼻、拔舌之外,还有加班地狱?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下沉停止了,脚踏实地的感觉再次出现,周围也开始亮起来。“地狱”的景象非常单调,黑白灰充斥着视野。目力所及之处是一个空旷的地下大厅,四面八方全都是坚固的土层,还能依稀看到各个年代的化石、骸骨、腐烂的植物根茎。在这个大约十米见方、五米高的地下大厅中,一个水晶王座矗立在正中央的矮台上。唯有这个王座有颜色,它在阎瑞眼中,如同血一样红。

  阎瑞低头看看自己,赤身裸体,身体是灰色半透明的。两只气雾状的手臂可以随时从身躯内穿透过去,不过却能安安稳稳站在地上。虽然不能完全肯定,但这大抵就是灵魂、鬼魂或者是幽灵的状态吧?

  身体呈现出的所有特征都和过去一样,至少掌纹和各个身体零件都还是阎瑞的模样。看来,虽然之前自己是被当做“费奇·霍尔”给杀掉了,不过失去身体和性命后,来到这里的灵魂还是自己的,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费奇·霍尔是什么人?我这算不算是当了回替死鬼?”阎瑞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沉思了片刻,觉得现在纠结“怎么就死了”这个问题意义不大。既然自己还能有记忆和意识,那么立足当下、展望未来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左右看看,在这个很明显处于地下的空旷大厅里,只有红色的王座看起来足够可疑,值得检查一番。而且,阎瑞发现,当自己将注意力聚焦到王座上时,内心便泛起了想要坐上去的冲动。

  王座高离地面,需要先登上八层台阶才能上去。拾级而上,明明应该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却有种不寻常的熟悉;幽魂虚无的脚拂过光滑的宝石阶梯,温润而坚实的错觉传入心底。

  红宝石王座上到处是如同刀锋般锐利的边缘,肉体若是碰上去必然会是四分五裂的下场。不过对于灵魂来说这些倒不是什么威胁。阎瑞伸出手,指尖划过,然后看着气雾状的身体被割裂,然后迅速重聚。他转过身来,缓缓坐了下去。

  只要稍微歪一下身子便能找到舒适的姿势,阎瑞坐在王座中,就像缩在熟悉的工作椅里,全身都有一种放松和舒适的感觉。他向左右看看,高大的椅背在与他耳朵齐平的高度上有两块凸起,光滑的表面形成两面镜子。他在一面镜子中看到个淡金色头发白色皮肤的帅气男子,虚弱的面容上带着和蔼的笑容;另一面镜子中看到个黑色眼睛和暗红色皮肤的可怕魔鬼,从肩膀和后背各处伸出弯曲的黑色长角。

  两个形象都会随着阎瑞的移动而变化,眨眼、微笑、呲牙、做鬼脸,如同在照镜子一般。阎瑞在指挥它们,而它们则在模仿阎瑞。很难说这是怎样的一个过程,只知道白肤男子和红肤魔鬼的记忆快速与阎瑞融合,成了他的一部分。

  “费奇·霍尔?”阎瑞轻声呼唤镜面中的男子,这一次它微笑着点头确认。

  “布啦啦……这是什么名字,为什么这么古怪?哦,还有另一个名字,岔路魔鬼。”

  镜子中红皮肤的岔路魔点了点头,然后摆出一副凶恶的表情,龇牙咧嘴向阎瑞示威。

  以“布啦啦”开头的名字是岔路魔鬼的真名,阎瑞从魔鬼的记忆中搜寻了一段时间才搞明白。真名是一种和生物灵魂本质绑定的强大力量,也可以认为是这个个体在世界的唯一认证,具有很强的约束力,甚至只要念出这个名字就能对它造成严重的伤害。

  阎瑞知道了魔鬼的真名,不过却没有相应的知识和能力念出来。他发现从一人一魔身上得到的记忆都不是非常完整,除了些基本的常识外,只有些重要的片段。他知道费奇·霍尔是个贵族子弟,坎特·霍尔伯爵和玛乔丽的次子,一个炼金师。由于用错药物,“化学阉割”了公爵的长子,目前正处于自我流放,前往冰风要塞避祸的路上。

  能干出这么奇葩的恶事来,一部分和岔路魔鬼的影响有关,另一部分则是强烈的逆反心理。费奇·霍尔不仅惹恼了所有的家族老师,自绝成为骑士的光荣道路,还在公国贵族圈内留下大量恶劣传说。他在私下里为首都圈的纨绔子弟们提供各种药物,积累了不少钱财,但售后客服略等于无,产品安全更是靠运气来维持。最终只有前往流放地才有可能保下性命。

  “除了坏事,你还干了什么啊?”阎瑞从记忆里找不到细节,于是开口问道。

  “我记不得了。”镜子中的费奇·霍尔缓缓摇了摇头,突然开口说话,将阎瑞吓了一跳。“我有很多事情记不清楚,而这一切都是那个魔鬼造成的。”

  “不,这是你的责任。”魔鬼也开口说话:“你老老实实执行契约,什么问题都不会有!”

  “那样我的灵魂就会落到你的钱袋子中去,成为魔鬼间交易的货币,遭受无尽的折磨。”

  “不会是无尽的。”镜子中的魔鬼露出欢快的笑容:“因为折磨会造成损耗,就算施放钱币中的力量,灵魂在里面也不会维持超过十万年的——痛苦最终会消失。”

  阎瑞整理下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记忆的缺失的确是人和魔鬼勾心斗角的战斗造成的,而且这种缺失不光发生在费奇·霍尔身上,岔路魔鬼也遭受了类似的创伤。

  简单来说,不管是人还是魔鬼,都不是什么好鸟。费奇·霍尔在绝大多数方面都风评极差,只不过他有不错的法术天赋,尤其是在魔鬼研究和炼金术方面,这也是他不想成为骑士的原因之一。最早是他找上了魔鬼,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当发现不妥时,他就开始努力反抗岔路魔鬼,试图摆脱曾经和魔鬼签下的契约。

  岔路魔鬼也不是简单的角色,在察觉费奇的想法后也展开反制。阎瑞很想知道这一部分的信息,比如两者契约的具体内容,还有他们是怎么互相斗法的。可是这样的思考只换来一阵阵头痛,还有就是内心空虚的感觉。他皱着眉头看着水晶镜面中的一人一魔,怀疑它们对这段历史特别有所保留。阎瑞唯一可以确认的,就是一人一魔在互相算计中爆发了激烈冲突,最终两败俱伤。

  而阎瑞则是被卷入了这场争斗的无辜倒霉孩子。

  两个不完整的记忆加上一个到死都很懵逼的阎瑞,混合起来,这就是坐在红宝石王座上的新灵魂。好在费奇·霍尔和岔路魔鬼都只有部分记忆留下来,就像两部剪辑很差的电影,不会对阎瑞的性格、情绪造成影响。阎瑞还是阎瑞,只不过死了。

  “你们两个的恩怨干嘛扯到我身上?”阎瑞分别瞪了费奇和岔路魔一眼,可两个家伙都没有脸红羞愧的神色。看来想让他们两个良心发现是不可能的,而且它们都被封印在了王座的镜面中,既出不来,也揍不到,阎瑞暂时拿它们没辙。“现在怎么办?难道我要坐在这里永远听你们两个互相埋怨?”

  “我可以让你复活。”岔路魔说道。

  “我知道你的身体在哪里。”镜中人说道。
以魔法纪年最新章节http://www.mrsjxsw.com/yimofajinian/,欢迎收藏本书
(快捷键:←) 第一章了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新书推荐: 我的恐怖猛鬼楼重生颜娇成神从原始部落开始山里人家姐妹花锦堂归燕女权世界的真汉子匠心界河之祖我的邻居是女妖(国产英雄)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